除住房杀人事件-第三部分

3.

“医院这边也的确是宋湘羽一直照顾张荣华,张建龙去世后张荣华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好,也是宋湘羽一直陪着!”黑熊看看自己的黑皮小笔记本说着。郝柏然点点头回头看了一眼医院的方向,略有所思。

回警局以后的郝柏然看着桌上厚厚的档案烦得抓狂,他刚想把这些资料全部扔掉时,一个对郝柏然犹如噩梦一样的声音传来“郝柏然,来我办公室!”他翻了个白眼,吸了口气,赶紧回头一副谄媚的样子,贱兮兮的回应“好嘞,局长。”

郝柏然又来到之前想砸门的地方,只是这次他脸上带着刻意挤出来的笑容,翘着脚扶着门想听听屋里的动静,就在这时门突然开了,郝柏然被突如其来吓得半死惯性的向前倒去,直直的栽在黑影怀中,黑影反射性的向旁边一倒,可怜的郝柏然就倒在地上,疼的他嗷嗷叫唤,黑影眉头一紧,叫他赶紧起来,他揉着胳膊嘴里叫着痛慢悠悠的起来,满眼幽怨的看着黑影,黑影是个长相俊朗的高个男人,表情严肃眼神却带着一丝戏谑,男人皱着眉,不耐烦的看着郝柏然“新案子调查的怎么样?”

“局长英明,这么快就知道有新案子了?”秦放的眉头更紧了,他瞪着郝柏然,“说什么废话!”郝柏然只好揉着胳膊对局长说明情况,五年的这几起自杀案件,发生规律,相似度实在蹊跷,有理由相信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连环杀人事件,现有证据指向张建龙是这些自杀事件的第一个受害人,相信张建龙与其他受害者有着某种程度的联系。

秦放点点头,“如果这些案子真是你说的这样,那今年还会有一个受害者,要尽快破案。我这边会配合你!”郝柏然内心一阵窃喜,他试探的问“局长那档案资料的整理工作?”

零零零

秦放接起电话,示意郝柏然出去,郝柏然只好满眼怨念的离开了。

案件没什么进展,这些死者本身社会朋友圈就狭窄,做着艺术却失于艺术,郝柏然想着觉得有些头疼,一个人没什么交际应酬,一个人在出租屋搞艺术,那消遣的方式是什么呢?这些三流画家游走在社会边缘,又怎么维持自己的基本生活呢?郝柏然似乎想到了什么,就把一些资料递给姜特叫他去查一下。

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,郝柏然慢悠悠的从警局出来,夜间有点凉,他吸了吸鼻子,迈着小碎步晃悠悠的的走到拐弯处,秦放的车,郝柏然翻了个白眼装作没看见,继续晃悠悠的走着,秦放见他装看不见,便下车拉住他,“哟,局长,我没看见你呢!”郝柏然贱兮兮的笑着,秦放十分无奈,只好叫他上车,见郝柏然坐好后递给他一个袋子,郝柏然接过后,发现里面装着跌打的药膏酒精什么的满满一袋子,郝柏然一愣,不知说什么好,秦放自顾自的开着车,气氛十分尴尬,许久郝柏然发现这不是回自己家的路,他斜着眼睛问秦放,“局长,你走错路了,这不是去我家的路!”

“谁说要送你回家了?”秦放低音炮的声音敲打着郝柏然的耳膜,局长这个死变态又想干什么?小爷真想一炮炸死他,于是他又问要去哪?秦放转过脸看了他一眼“去我那”

完了,郝柏然想,今晚不用睡了,这变态绝对要折腾死自己,啊啊啊啊,他哀嚎着,秦放带郝柏然回到自己家,让郝柏然坐下,他端来了杯热水递给郝柏然,“我看看你的胳膊?”

郝柏然一愣,随即撸起袖子让秦放看,张荣华的指印清晰可见,指印泛紫,还有下午帅的淤青,秦放从袋子里拿出瓶药打开给郝柏然擦拭着,药膏浓烈的味道呛的郝柏然只泛恶心,还是闻不了药膏的味道啊!

秦放细心的擦拭着药膏,郝柏然也没推脱,让他给自己上着药,另一只手不安分的刷着微博,秦放撇了他一眼没说什么继续上药,郝柏然心里一暖,刚想道谢,就见秦放拿着.....拿着一堆资料堆在他面前,“诺,看吧!”郝柏然一万只草泥马在欢呼在雀跃........

评论

© 养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