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租房杀人事件-第二部分

2.

近五年共有八起疑自杀的案件,受害人大多死在自己的出租房内,受害人的职业基本都是不入流的画家,或者小作家没什么成就的艺术边缘人,这类人大多有着极高的自尊心,坚信自己的水平高的可以改变现有的艺术圈,却又郁郁不得志,终日抱怨运势不济,具备自杀条件,这几起案件因为现场证据不足都判定为自杀,资料档案也不是很多,薄嘴唇仔细的翻看着档案卷宗,近五年来平均上下半年都会有一个人自杀,这相似程度绝对不是自杀这么简单,最近的死者唐家是第九起,正好对应上半年的规律,想到这里薄嘴唇决定去见一个人,于是叫上黑熊。

初春的下午天虽然还有些凉,阳光懒洋洋的洒下来,一个苍老虚弱的女人坐在医院花园的长椅上,身上散发着深入骨子里的绝望,薄嘴唇看到那个老太之后,就叫黑熊去找医生了解了解情况,自己走到老太身边坐下,“请问您是张建龙的母亲张荣华女士吗?”老太太回过头用浑浊的眼睛看着薄嘴唇,薄嘴唇看到老太满是褶皱的脸,笼罩一股黑气,老太死死的看着他,薄嘴唇心里有些不安,“大妈,我是阳城分局的警察,我叫郝柏然,最近有起案子可能跟您儿子张建龙的死有关,所以我.....”

郝柏然还没说完就听见老太,用极其刺耳沙哑的声音反复的嘟囔着“没人相信我,没人相信我......”郝柏然刚想开口就被老太紧紧抓住手臂,老太用力的抓住郝柏然,她枯黄的手紧紧缠绕着他的手臂,他能感觉到那绝望从老太粗糙的手心渗透到他的骨子里,他收了收手,老太的力道却并未减弱,眼睛里的浑浊定定的毫无生气,刺耳的声音说着,“我儿子建龙是被人害了,被人害了。”

郝柏然再问“张大妈,张建龙生前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吗?”从张荣华这里得知,她一直在乡下,张建龙总是会给妈妈打电话,但是张建龙死前的一个月左右、张老太收到了张建龙汇的一大笔钱,还有一个电话,张建龙用颤抖的声音对他的老妈妈说道“有人要杀他!”有人要杀他,他要出去躲躲,就再也没有张建龙的消息,直到警察通知她来认尸体。

张老太声音颤抖的诉说着失去儿子的痛苦,泪水凝结在那干涸浑浊的眼睛里,郝柏然又询问了些其他问题,只是老太又开始重复没人相信她的话,枯瘦的手仍紧紧的抓着郝柏然,指甲都要嵌到郝柏然的肉中,疼的郝柏然想骂娘,突然有一阵香气传来,那是极其特别又舒服的味道,淡淡的。郝柏然一回头,见到一个长发,身着白裙的高挑女人,这女人很漂亮,不,是太漂亮了,女人轮廓分明清晰,五官精致,那张脸个性鲜明极具特色,她散发着慵懒的性感,她看到郝柏然痴痴的看着自己,竟然笑了,优雅的走到张老太身边坐下“妈!今天感觉怎么样?”

张老太突然松开了郝柏然的手,郝柏然赶紧收回自己的胳膊,低头一看张老太的十个指印清晰印在自己胳膊上,宋湘羽揽着张老太,脸上带着好看的笑容,嘴角上扬成完美的弧度,她弯弯的眼睛看着郝柏然,郝柏然赶忙向她说明自己来的目的,听到对方的来意后宋湘羽依旧保持着完美的笑容,郝柏然便询问张建龙生前有无异常,宋湘羽迟疑了一下,也回答张建龙是被人谋杀的。

张建龙与宋湘羽是发小,大学毕业之后张建龙专心搞创作,宋湘羽则在外地继续上学,张建龙出事前,宋湘羽发现张建龙一直处于精神亢奋的状态,还说着自己也许会出名,可是后来与张建龙的通话越来越少,直到那个电话,说道这儿宋湘羽有些哽咽,眼神中是抑制不住的悲伤,回忆自己深爱的人离去的过程的确让人发疯。

宋湘羽稍微顿了顿,抱紧了张老太,继续讲到,张建龙后来给他打过一个奇怪的电话,电话中他向她道歉,自己不能照顾她,请她能去看看她的母亲,宋湘羽觉得反常便一直追问,直到张建龙用颤栗的声音说道有人要害他!宋湘羽曾经来这里找过张建龙,可是他的出租房空空如也,张建龙失踪了!。直到警察通知认领尸体....张建龙出事后宋湘羽就一直照顾张老太,这几年他们一直期盼着期盼着有人能帮张建龙找到杀手,一直等了五年。

郝柏然离开时,被宋湘羽抱住的张老太对郝柏然嘶哑地喊着“帮帮我!帮帮我们!”

评论

© 养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