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一)出租房的杀人事件

桌子上的台灯发着昏暗的光,在画图的男人揉了揉有些干涩的眼睛,男人疲惫地抬头看看挂在眼前的台灯,凌晨3点,那浓重的睡意伴着那大大的三像男人袭来,男人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气,重重的拍了拍头,起身去休息,突然他感到一丝异样,房间气温很低,他不禁打了个寒噤,最近男人总觉得房间深处有一双眼睛在望着自己,那种感觉越发强烈起来,明明困的崩溃却会惊醒望着漆黑的天花板,浑身冷汗。男人间歇性的会打开灯,打开关上在打开,却并未发现什么,松口气的同时却也有着失落,那种想证实自己内心深处的认定,想知道究竟黑暗中有没有异类。男人望着自己握着开关痉挛的手,叹了口气大约自己是疯了!

“受害男子姓唐,是个落魄的三流画家,死在出租房里已经十天,才被邻居发现,尸体已经腐烂…”坐在椅子上一个薄嘴唇男子对身边一个实习的女警说道,女警强装镇静但是眼角微微颤抖出卖了她内心的紧张与恐慌,男子啪的一下把死者照片竖在女警面前,那男人死状的特写让女警啊的声叫出来,女警意识到自己失态赶忙跑出去,椅子上的薄嘴唇笑的十分魅惑。
一个黑脸男人拍拍薄嘴唇的肩膀,用憨憨的声音说着:“老大!这下你可把警花吓死了!”
男子咧着嘴坏笑着:“我还把她的粉吓掉了呢了!哈哈哈....”
黑脸男人笑着把一堆资料放到薄嘴唇的怀里:“老大,上头的意思。”薄嘴唇的脸就凝固在脸上,黑脸男人识相的离开,薄嘴唇微闭双眼,随手抓起一个板擦准确无误地砸在想跑的黑脸头上:“黑熊,你个贱人敢黑老子!”黑熊捂着头还不忘回头给薄嘴唇抛个媚眼,风一般的闪了,想着下回一定要更快更快.....
薄嘴唇恨恨的把资料放在桌子上,嘴里一直嘟囔着要把黑熊碎尸万段。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向薄嘴唇缓慢走来,手里捧着一堆档案......
薄嘴唇看着又多了一厚摞的档案,愤怒指数已经上升20个点,他又抓起一个板擦飞出去,无奈眼镜男灵巧敏捷.板擦啪的一下砸在门上,眼镜男拍拍胸口虚惊一场,屋里的薄嘴唇吼着:“姜特,你给我滚回来!”
眼镜男向薄嘴唇敬了个军礼“队长保重!”随后又探头补了一句“下班之前一定要看完啊!上边交代的!”啪一声有一个板擦正中姜特的额头!防不胜防啊……
薄嘴唇恨的牙齿嘎吱嘎吱响,上头那个死老头,绝壁是要逼死老子。老子要跟他拼了!
这时突然有个身影在薄嘴唇面前,薄嘴唇抬头一看是个面容姣好的女人,身材窈窕,薄嘴唇翻了个白眼对女人说“哪阵风把你杨柔杨大小姐刮到我这儿了?”
杨柔很官方的对着薄嘴唇笑着:“还有五个小时,估计你可以看完的。”杨柔一个完美的转身刚要离开突然回过身子,对正在冲她做鬼脸的薄嘴唇嫣然一笑“柏然加油哟!”面容扭曲的薄嘴唇脸都开始抽搐了,看着杨柔欲哭无泪。
女人迅速换了一张严肃的脸,华丽的转身离开了,只留下薄嘴唇在那黯然神伤。
突然薄嘴唇站起身冲倒领导的办公室,抬手就要砸门,手刚要碰到门,他却收住了力道,轻缓的摸了摸门,眼神鬼鬼祟祟的。
始终没有勇气去面对房间里高大的领导,那如同凶煞一般的男人,薄嘴唇想想就觉得一阵阵恐怖,算了小爷打不过你,我回去看档案还不行吗?
薄嘴唇灰溜溜地返回自己座位,沮丧的看着档案,随便拿出一摞档案,“乌头山弃尸案 ”无聊无聊无聊,薄嘴唇无聊的翻着这些悬案,突然他看到一个案子,受害人也是个中年的张姓男子,也是个三流画家,平常喜欢在论坛上发发黄色连载漫画,三年前死在自己的出租屋里,被人发现时已经烂的不成样子了,尸水渗到楼下,邻居上楼时发现男人已经死了,后来警方根据现场判定是自杀,但是死者在乡下的妈妈来认领尸体时却一直咬定儿子是他杀,只是没有证据这个案子就搁置在那里....”
看到这里薄嘴唇似乎想到了什么,赶紧在自己桌子上翻来翻去,终于找到刚刚吓警花的那张照片,“像!太像了!”薄嘴唇尖叫着,吓办公室其他人一跳,黑熊推了推姜特“小四眼,老大他是不是疯了?”姜特嫌弃的瞪了黑熊一眼,不过也觉得队长真是疯了。薄嘴唇赶紧翻看其他档案又找到一件画家自杀的案子,薄嘴唇突然有些兴奋,“姜特,你给我过来!”薄嘴唇的叫喊差点吓死姜特,姜特背后的黑熊幸灾乐祸的推推他“嘿,小四眼老大喊你呢!嘿嘿嘿...”姜特按耐着内心的恐惧向薄嘴唇走去“队长,你叫我?”薄嘴唇眼都没抬一直看着手中档案“去,给我查查近五年的疑似自杀的案件,任何有疑点的都给我找出来!”


........待续....

老朽有话说,老朽第一次写个伪推理小说,求各位看官轻拍!
老朽打算写个长篇探案集有若干个小故事组成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养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