病了之后

最近总是莫名其妙的暴躁,压制不来烦躁,对一些都没有兴趣与欲望,似乎这种情况的产生是个必然,心里面一直存在纠结着某件事情,表面并无在意,实际显示已经发生了更改,就像我现在躺在床上浑身酸痛,高烧的我感觉手臂都开始冒火,可就是如此这般,我依旧要写下这段文字告诫自己,身体是你自己,跟别人根本毫无关系,不能因为你自己生病而让别人可怜你,继而照顾你一下,这可怜的人情,想想就可悲,比现在无法起身的我更可悲。
不需要这廉价的关爱,或者根本没人关爱,说起来就可怜,然而,你拥有的,你在乎的,你不想失去的,却总是在你最脆弱的时候发生质变,散发着腐臭的气味,就是这样,一个人究竟可不可以生存?生存的有没有意义?
事情的真相,你想要的答案,其实早就在你心里了,你也知道脆弱关系后的淡薄,又何必一直纠结?
有一束极光,飘渺绚烂,美的想去占有,结果呢?你是真的可以占有一束转瞬即逝的极光吗???

评论

© 养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