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杀迷宫

已经数不清是第几天了,雨果昏昏沉沉的揉了揉眼睛,胃痛的他一阵恶心,他勉强从沙发起身,强烈的眩晕感让他弯着身子缓和自己,眼前绽放的光点,汇聚.溃散.在汇聚好几个循环他才能看清事物。他轻轻踢开地板上挡住去路的酒瓶,摇摇晃晃走到厨房,打开冰箱,有些破旧的冰箱,昏黄的灯管,他拿起冰箱里仅有的一片三明治,放到嘴边,早已不新鲜的味道,让他一阵干呕,他犹豫地看着已经有小霉点的三明治,机械的又放回冰箱中。
他脸色发黄,双颊深陷,原本轮廓极好的脸也因为消瘦而显得了无生气,一双湛蓝的眼睛如今灰蓝无神,眼眶深陷,浓重的黑眼圈让这双曾经漂亮的蓝眼睛像黑洞一样挂在脸上,空洞无光,一头乱糟糟的金发,也显得枯黄肮脏,雨果身材虽不高,四肢修长,骨架极其漂亮,他罩在一件脏乱的破T恤下,瘦的形销骨立,漂亮的骨架也有些变形,突兀的支撑着那件布袋一样的破布。雨果转过头摇晃的够着柜子上的酒瓶,费力的的捧着酒瓶回到沙发边,用酒精缓解紧绷的神经。
27岁的雨果是个平面设计师,小有成就,长得又漂亮,本来前途无量,却因为两年前和男友的恋情,被暴怒的父亲殴打,暴怒的父亲,哭泣的母亲,是雨果意思昏迷前唯一的记忆,重伤的雨果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,那种疼痛让雨果感到崩溃,等挨到出院,男友还在,他又接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项目,本以为一切都安定了,幸福即将来临,却在一次提早完成加班的日子失去了一切,雨果抱着完成等待上交的稿子回到家中,却发现男友正在和一个陌生人交欢,那肮脏的交合,原始的性让雨果一阵阵恶心,他愤怒的颤抖,和男友撕扯,他想不起来对男友吼叫了些什么,他只记得男友抱着男人轻蔑的样子,男友将一切责任推脱到雨果身上,说他神经兮兮,又有强迫症,挣得又少,又冷淡,作品差,一切能攻击的点男友都没有放过,最后男友丢下一句“受够你了,怪胎!”席卷了雨果的积蓄怀抱着那个男妓潇洒离开,雨果站在一片狼藉中,一切都没了,屋子脏乱不堪,稿子也被男友和那个该死男妓毁的不成样子,就这样雨果丢了工作,丢了家人,丢了爱情,留下了只有那个破烂的房间和疾病。
他已经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过觉,每天都痛苦地想死,人一陷入抑郁不管什么原因,他都无法轻易拔出来,他曾经偷偷给母亲打过电话,母亲只是一直在电话那头哭,哭的雨果心烦意乱,他丢下一句照顾好自己就挂了电话,连句我爱你都没有留下,想一想自己周围的一切似乎都不值得他爱,重要的一点是不需要他的爱。
他越发的消瘦起来,他痛苦的窒息,他用酒精来麻痹自己,什么追逐梦想,不过是年轻时肾上腺素在作怪,什么爱情幸福,不过是一帮活的极其安逸的家伙在乱语。雨果已经完全放弃这些,他看着乱七八糟的电影,不会睡觉,厌恶吃饭,只有酒精,精神紧绷,这根弦一点点变细,雨果意识到在这根弦崩开之前,应该学会解脱,他决定在圣诞节这天真正解脱,还有一个多月,他瞥了一眼房间,胡乱套上衣裤,出了房门,外边的空气寒冷却很清新,与浑浊的房间不同,光线晃得雨果一阵恶心,他缩了缩,拉了拉单薄的衣物,在一个隐蔽的地方,几个黑人白人男子见到雨果一脸淫笑,反复的几天,最终雨果搞到一些钱和把枪,一切即将结束。
雨果用钱买了些食物,又买了廉价却很干净的衣裤,雨果准备好一切,等待着圣诞节的到来,回到家时,对门住着的那个肥胖的单身女人变成了一个高个的男人,男人正在和房东太太交谈,男人的家具堵住雨果回家的路,男人转过身子,这是一个长相干净十分阳光的年轻男人,男人微笑着向雨果道歉,雨果了无生气的脸毫无表情,他动了动眉毛,没有更多的情绪反应,像具僵尸一样,男人挪动着堵住雨果的家具,又向雨果自我介绍,男人是个画家,在大学教油画名字叫安德森,雨果看见男人家具中那架“亮闪闪”的钢琴,不由得伸出手,却在要碰见键盘的一瞬间,收回手,男人暖洋洋的笑容,向他询问你会弹钢琴?雨果点点头,男人笑得更加灿烂,雨果一阵恶心,胃部强烈的不适感,让他赶紧冲到房间中,猛烈呕吐,却只有酸到发苦的胃液,折磨着食道。
而后安德森送来一些糕点,又询问雨果身体怎样,雨果疲惫的回谢安德森,这个阳光礼貌的邻居带给雨果一种类似于希望的东西,只是雨果望着希望,一切不愉快的经历却在闪回,快速的,绝望的。新邻居总会弹起钢琴,那美妙的音乐,雨果都感觉有些放松,只是雨果不会因为一
小点光点而感觉不到痛苦,相反这种对比更让雨果痛苦,雨果又开始自虐性的呕吐,大量饮酒
,雨果已经感觉在圣诞节之前自己就会自然死亡,这种念头雨果想了好久,雨果感觉有些好笑
,他恶心,眩晕,他窝在沙发中等待死亡,这时门铃突然响了起来,安德森?雨果不想开门,只想让阳光小子知难而退,而那敲门声一直不停,敲得雨果很烦躁,他勉强自己起身,去开那该死的门。
然而门外不是阳光小子,而是一张熟悉的令人厌恶的脸,雨果的前男友!雨果直着眼睛,看着他,男人咧着嘴角一脸伪善,他伸出双臂拥抱雨果,雨果毫无反应,前男友却被雨果隔得难受,放开雨果,细心的询问雨果的近况,男人一遍遍道歉,说当初自己鬼迷心窍,后悔什么的,自己还是爱雨果的,雨果就勾着身子,看男人上下唇快速的动着,一阵恶心,雨果厌恶的听着男友检讨自己,说他想回来和雨果一起生活,未来还是美好的,这时阳光小子抱着一堆书还有画板从外面回来,正巧碰见那个”僵尸邻居“,门口还站着一个看上去就很花心的男人,他礼貌的像雨果打招呼,雨果疲惫的回复他的问候。雨果侧了下身子让前男友进屋,男友似乎对安德森颇有兴趣,一直向雨果询问,雨果只是窝在沙发里一言不发,男友看看雨果,又看看垃圾场一样的房间,嫌弃厌恶的表情一闪而过,却被雨果看在眼里。
雨果挪了挪身子,对前男友说自己的病情,男友脸色一变,但嘴上还是说的好听,说什么不要怕,我会照顾你的,说了一会便借口说给他买些吃的离开了,雨果看着猫眼中那献媚的男人正在安德森门口打量,也看见安德森对前男友阳光微笑的脸。那笑容晃得雨果冷笑了一声。但是前男友再也没有出现,也没有来找过阳光小子,一如既往没有他说的未来很美好,我会照顾你。
日子还是一天天过着,安德森的钢琴声也依旧美好。明天就是圣诞节,雨果简单的收拾一下房
间,甚至挂了彩灯,拿出那套干净的衣服,他放在床头,又把枪放在叠好的衣服上,一切整理好,他又窝在沙发里,不再看乱七八糟的电影,而是一直在看自己喜欢的电影,等待圣诞节。
圣诞节的黎明,雨果感到轻松起来,终于可以解脱,他给母亲打了电话,母亲那边不再哭泣,而是充满喜悦询问是谁,母亲不知道是自己才这么轻松,心脏一阵抽搐,痛的雨果吸口冷气,母亲似乎意识到什么“雨果?”雨果挂断了电话。
雨果冷笑着,等待时间的来临,晚上8:00,还有29分钟,他突然听到走廊有些声响,他推门看
见安德森,那个长相干净,阳光明媚的高个男人,似乎刚从图书馆回来,他正开着门,回过头
看着雨果,裂开嘴角,笑容似阳光下绽放的波斯菊,雨果退回房间,关上门,那暖洋洋的笑容
给雨果的痛苦带来些缓和,他似乎觉得脑子里那些恼人的声音小了些,他似乎有些困了,他走
到床边,换好衣服,拿起那把手枪,8:25分,响起轻缓的敲门声,雨果打开门,安德森递给他
一个不算太大却十分精美的蛋糕“雨果先生,圣诞快乐!”雨果看着蛋糕,又看看男人,说着
谢谢,接过蛋糕。安德森从口袋里拿出一根蜡烛插在蛋糕上,又点燃它“另外,生日快乐。雨
果先生!”雨果有些震惊,“你,你是,怎么?”
 ”雨果先生?要不要出去走走?“安德森的笑容绽放着,无比耀眼混合着圣诞节的雪,凝结在
雨果湛蓝的瞳孔里,像个有魔法的水晶球。

 

-END-


评论
热度(4)

© 养山 | Powered by LOFTER